尘哀哀、


小李杜/杜李
也青

所有性向cp都可以接受

我爱李义山


就这样

下雪随想



黄山在南方,离淮河也不很远。于是,没有满天飞舞的雪花,也得不到支持人穿着短袖在外溜达的热量。天公一折中,就赐了一场雪粒。

即使这样,社交网络里还是叽叽喳喳一片欢腾。人确是很会自娱自乐。写这啰啰嗦嗦随想的我不也是其中之一吗?

蜷在房里只能望见远处的山丘间腾起雾气。庄子真当是天才!把雾气比作野马,还有比这更形象的比喻吗?那山雾张扬又率性,没有什么目的,任由双脚迈开,踏碎了山的轮廓,模糊了天地的界限。

天倒是灰暗起来了,一改先前的明丽澄澈,有了几分冬天的平静意味。江面也沉静下来,原本碧绿的近乎妖冶的树影变得静谧又朦胧——江面上没有粼粼波光荡漾了,时常歇脚的白鹭们早早隐匿起来。整片江面像一块玉,边角处泛着青的玉,温润无很耀眼的光芒,让人平静。窗檐上叮叮当当的脆响——是雪粒狂乱的舞。一颗雪粒落在窗边忽地止住舞蹈。才可以看清雪粒。晶莹剔透的小小一颗与米差不多大小。与其说是“雪粒”不说“冰粒”更来的明了。内部纤细的冰纹织成一团网——叫人忽然得了什么启示一般安静下来凝视它,好像这世界只剩自己和它无言至世末永永恒。


======

这边也腿腿)

终于下雪了(≧∇≦)


五点下雪,蹲)


@穆木 下回一起去徐州玩吧!(๑•̀ω•́๑)

《王维诗选》:

起因是来源于这个,就是p1,刷微博时偶然看到这条。
因为我就是徐州人,便多看了几眼,然后才后知后觉的想起,哦,大苏的确在我们这里呆过两年的时间,犹记得小学时发过一本家乡科普类的教材,书名很扣古的取为《楚风汉韵》,现在还能想起来里面记载过的苏轼与张山人的那些奇闻逸事。
遂一时兴起,想着去搜一搜他在徐州留下过的诗文。这一搜才发现,虽然只有短短两年时间,但留下的好文章诗词数量却是可观,甚至可以算得上是他生涯里很重要的一个创作时期了。
更重要的是,在这里,苏辙曾停留百余日,七年的遥远距离,终于在徐州的这一年中秋,过了一个团圆佳节。临别之时,子由留下了《水调歌头 徐州中秋》:
离别一何久,七度过中秋。去年东武今夕,明月不胜愁。岂意彭城山下,同泛清河古汴,船上载凉州。鼓吹助清赏,鸿雁起汀洲。
坐中客,翠羽帔,紫绮裘。素娥无赖西去,曾不为人留。今夜清尊对客,明夜孤帆水驿,依旧照离忧。但恐同王粲,相对永登楼。
子瞻和道:
安石在东海,从事鬓惊秋。中年亲友难别,丝竹缓离愁。一旦功成名遂,准拟东还海道,扶病入西州。雅志困轩冕,遗恨寄沧洲。
岁云暮,须早计,要褐裘。故乡归去千里,佳处辄迟留。我醉歌时君和,醉倒须君扶我,惟酒可忘忧。一任刘玄德,相对卧高楼。
下阕也是写来对子由的“但恐同王粲,相对永登楼”来进行劝慰。
甚至我没有想到在这个中秋留下的还有一首咏月思亲的千古名作《中秋月》:
暮云收尽溢清寒,银汉无声转玉盘。
此生此夜不长好,明月明年何处看。
原来这千年来长盛不衰的“此生此夜不长好,明月明年何处看”是在和子由一起沐浴的中秋月下写作的,是在徐州这片土地上完成的呀。
你看,哪怕前面再怎么劝慰得多,心里永远会不舍,情感的东西,哪里是说理能抑制道明的啊,即使知悲无益,奈何遗恨无已!

后来又是一年徐州的中秋,子瞻写下了《中秋月寄子由三首》,其中有一句“六年逢此月,五年照离别。”,又自注:中秋有月凡六年矣,惟去岁余子由会于此。
约莫是寻常一样窗前月,才有梅花便不同的意味了。
后来子瞻又收到了子由寄来的《中秋见月寄子瞻》,诗里着重夸赞了子瞻主政徐州抗洪保城取得的成绩:“明年筑城城似山,伐木为堤堤更坚。”,还有曾经一同望过的彭城月亮:“浮云卷尽流金丸”。
子瞻读罢,回一首《中秋见月和子由》。说来看到这首诗开篇我真的喜欢死了!!
“明月未出群山高,瑞光万丈生白毫。
一杯未尽银阙涌,乱云脱坏如崩涛。
谁为天公洗眸子,应费明河千斛水。
遂令冷看世间人,照我湛然心不起。”
读罢只觉得纸卷都熠熠生辉,何等的气魄,堪与日月争光了。
最后的“恍然一梦瑶台客”也对应了之前子由写的“曾是彭城坐中客”。
我心里总有一些很微妙,很奇妙的东西,其实我以前是不了解的,因为对我来说,云龙山好像只是平时出去玩会游览的地方,山底下有个东坡运动广场从小喜欢在那里玩,中考阅读考了《放鹤亭记》,但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概念。
直到今天,我又猝不及防地被击中,猝不及防地感动了。原来他们曾经离我那么近那么近,我生长的地方是他们曾经踏过的土地,我们曾经望过同一方的月亮,原来也有过团圆的故事是发生在这里,想来那夜的月光也一定美丽至极。
也是今天才知道的,那么多耳熟能详的诗句都产生于我热爱的水土上,譬如“明月明年何处看”,写他和子由的徐州分别。“明月如霜,好风如水,清景无限”,题于我们这的燕子楼。初中课本上的“酒困路长惟欲睡,日高人渴漫思茶”是他在徐门石潭谢雨道上作的。“歌声落谷秋风长”是他的《登云龙山》,写于乱石如群羊的黄茅岗,现在还在云龙山上存在着,乱石铺开,依稀能看见一千多年前的模样。
还有好多好多,又想起曾经给鹤鹤推歌,其中有一天是“一首带你喜欢的人的名字的歌”,我推了小坠的《放鹤亭》,说这个《放鹤亭记》记录的放鹤亭就在我家那边呢。
鹤鹤说,好的呀,以后你一定要带我去看噢❤️
徐州其实并不是我的原乡,但却是养我育我,浸满了前十八年喜怒哀乐的地方。现在我已经身在江南,晚上雾蒙蒙一片不见月光,却被千年前子瞻子由笔下的月色染得心头明亮。

和列表一个轼辙姐妹聊天,我说,你高考毕业后要不要来徐州玩,带你踩点!
我也要趁放假回家时有意识再去走他们踏过的地方啦。

最后呢,向大家安利我的家乡,徐州,古称彭城的千年古地。九朝帝王出徐州,因此被称为“千古帝王飞龙乡”。
我的高中旁边就是古战场,周围也有古镇与湖泊,汉文化遗迹非常多。欢迎你们来玩呀,说不定能碰上随机掉落的一个我hhhhh

之前点梗的草稿。
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画完

如果在玄幻小说里,晚唐组的孩子一定很擅长通灵术。
p1牧之p2义山p3永叔

期中考结束。。。
就考语文的时候摸了鱼_(┐ ◟ᐕ)¬
是义山。。。

=============
为什么开运动会的时候要上课啊
(=TェT=)

=============
附一段和同桌的沙雕唠嗑~
同桌老哥:你参加什么项目啊?
尘:啊……划水啊
老哥:……还划水?!
尘:emmm(好像被提醒了什么。。。常年划水选手无话可说(´-ι_-`)


十月底了!
发个牧之证明我不只会咕咕咕咕

发现入小李杜已经有一年啦!想产粮(x

但是没有好脑洞qwq

暗搓搓征集一下,有没有人愿意帮助难产选手啊!点梗什么的都可以啊!

占一下tag明天就删

自以为足够圆滑,没想到知道这种事还是会难过。

给班长的原耽人设?
是暴躁受菌
听她说脑洞的时候画的,很草